您的位置:皇家国际官网 > 电工 > 曾估价百亿,量子通讯行业的遥远角力伊始了

曾估价百亿,量子通讯行业的遥远角力伊始了

2019-10-04 20:55

电工电气网】讯

量子科技产业化,能否在科创板上吹响第一声号角?

科大国盾量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主要从事量子通信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及技术服务,产品包括量子保密通信网络核心设备、量子安全应用产品、核心组件以及管理与控制软件四大门类;根据国盾量子在招股书中披露,我国已建成的实用化光纤量子保密通信网络总长达7000余公里,其中超过6000公里使用了公司产品且处于在线运行状态,这也使量子通讯概念成为备受市场关注的领域。国盾量子也凭借着从QKD组网到下游行业应用的全产业链布局,申请在科创板上市。

中科大下属的科大国盾量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近日正式申请在科创板上市。科大国盾的IPO计划早在2017年之前就已启动,并在过去两年里为上市扫清了一切障碍,包括与竞争对手九州量子的一场“恶战”。

上海证券交易所3月27日晚间宣布受理8家科创板企业申报,包括科大国盾量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本文简称“国盾量子”)、虹软科技、微芯生物在内的多家热门企业招股书得以披露。

但是从财务数据来看,国盾量子的表现并不像所属的量子通讯概念这样火热,该公司2017年营收和净利润的同比增幅分别为24.88%和26.49%,而2018年则分别为-6.7%和2.45%,双双出现下滑。

“前期吵吵闹闹,现在总算是有了结果,国盾的突然上市有先发优势,得到了资本市场的认可,量子通信产业化也正式开始加速了,这对于整个行业的意义是正面的。”九州量子一位高管对于科大国盾上市表示,科创板是迟早的事,九州量子上板问题不大。

被认为是“中国量子通信产业化的开拓者、实践者和引领者”的国盾量子,折射出我国量子通信行业目前还在推广期。2016年-2018年,国盾量子营业收入分别2.27亿元、2.84亿元和2.65亿元,但扣除补贴等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分别为2986.41万元、3073.40万元和2300.23万元,经营业绩有波动。

相比财务数据,国盾量子此前爆发的专利纠纷,曾备受市场关注。

在量子通信的千亿规模市场上,不只有一家参与者。除了科大国盾,九州量子、问天量子等都在发力。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科学院院士、知名科学家潘建伟作为创始人直接持有国盾量子11.01%的股份,但目前表决权已经悉数委托给由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独家出资设立的中科大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

根据公开信息,云鸿投资原本是国盾量子2015年设立股份公司时的发起股东之一,持股比例为5.83%;后于2018 年 4 月,云鸿投资向王根九转让 294 万股股份,并退出国盾量子股东名册。

三足鼎立与核心产品

科大系公司

云鸿投资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杭州敦行投资,背后的实际控制人为九州量子董事长郑韶辉,在退出国盾量子的投资之后,郑韶辉还与国盾量子董事长彭承志先生因全球首条量子保密通信骨干网络“京沪干线”及私人借款等产生矛盾,引发了舆论广泛关注。

目前参与到量子通信领域排名最靠前的三家企业分别是科大国盾、问天量子和九州量子。

国盾量子技术起源于以潘建伟、彭承志为核心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合肥微尺度物质科学国家研究中心的量子信息研究团队,公司成立于2009年,2015年9月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赵勇,注册资本6000万元。

另据招股书披露,“安徽润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是国盾量子的发起人之一,持有国盾量子6.6%的股权;但是早在国盾量子在2009年成立时,原始股东中并不包含润丰投资,直到2015年国盾量子设立股份公司,润丰投资才以发起人的身份成为主要股东之一。

三家企业都与中科大有渊源,前两家起源于中科大,不过经过几年的发展后分道扬镳,成为竞争对手。其中科大国盾和问天量子是最先进行量子信息技术产业化的公司,分别由中国量子科学的两大带头人潘建伟和郭光灿开创成立。已经申请上市的科大国盾披露2018年营业收入为2.64亿元;问天量子年收入在3000万至5000万元之间。九州量子尽管是三家企业中成立最晚的,却是发展最为迅速的。九州量子2016年的年报就已经显示,该公司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1.25亿元。

目前国盾量子的产品分为四大类:量子保密通信网络核心设备、量子安全应用产品、核心组件以及管理与控制软件。公司产品主要用于构建量子保密通信骨干网、城域网、局域网以及行业信息安全应用,下游客户涉及政务、金融、电力、国防等行业和领域。

皇家国际官网 1

2013年底,时任浙江国际贸易集团旗下国贸东方总经理的郑韶辉与科大国盾的前身安徽量子通信有限公司接触后,签订《量子通信产业化合作协议》,约定要协同发力。具体来说是科大国盾量子为九州量子提供设备,负责上游的研发和产品开发。

在“京沪干线”、“武合干线”和北京、上海等地城域网建设中,国盾量子提供了产品和技术保障。我国目前已建成的实用化光纤量子保密通信网络总长已达7000余公里,其中超过 6000公里使用了公司提供的产品且处于在线运行状态。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润丰投资的实际控制人王根九,还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共同投资设立了“安徽中科国金量子科技有限公司”,其中王根九持股81.5%、中科大持股17.5%;“安徽中科国金量子科技有限公司”同样从事量子技术研发及商业化应用业务,润丰投资的董事喻敏同时还担任了问天量子的董事。

2015年九州量子在新三板挂牌,郑韶辉担任董事长。2016年底九州量子完成第一轮5亿元的定向融资,估值高达55亿元。九州量子当年还宣布投资6500万元与全球量子通信设备最领先的生产商瑞士ID Quantique共同建立合资控股子公司浙江理想,九州量子占股65%。

公司股权结构则相对分散。目前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通过科大控股间接持有公司18%的股份,是单一第一大股东,同时通过潘建伟的授权委托控制其11.01%的股份表决权,合计控制公司29.01%的股份表决权;中国科学院通过国科控股间接持有公司7.6%的股份;董事长彭承志直接和间接持股比例合计为6.32 %,控制13.08%的股份表决权。此外,公司董事王根九及其夫人王凤仙分别累计持股7.635%和3.91%,是公司重要的股东。

“安徽中科国金量子科技有限公司”是否与国盾量子构成同行业竞争关系?针对润丰投资的实际控制人同时与国盾量子核心技术来源的中科大共同投资其他量子通信行业公司的事项,国盾量子在招股书中并未进行披露。

郑韶辉进行的连续资本操作令九州量子的估值到2017年时一度逼近300亿元。

在此情况下,为加强公司股权控制结构的稳定性,科大控股与彭承志、程大涛、柳志伟、于晓风、费革胜、冯辉签署一致行动协议,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并自公司股票上市之日起36个月内不减持股份。潘建伟和合肥琨腾、宁波琨腾、合肥鞭影等亦做出了为期3年的不减持承诺。

最后再来看国盾量子经营所依赖的核心技术。波分复用技术是指“将两种或多种不同波长的光载波信号在发送端经复用器汇合在一起,并耦合到光线路的 同一根光纤中进行传输的技术”,是量子密钥分发的基础技术。同时根据招股书第257页披露,“QKD 信道波分复用技术”也是国盾量子应用在“波分复用产品”产品中的核心技术,并已在2017年取得专利,属于国际先进自主创新技术。

就在九州量子开启新三板转创业板的新一轮融资的关键阶段,彼时的合作伙伴、同样在积极备战资本市场的科大国盾董事长彭承志突然在网上发布一条“锤杀科学家”的微博,控诉九州量子涉嫌违规上市。彭承志当时透露,郑韶辉利用担任国贸东方总经理的便利,窃取国资与科大国盾在量子产业上进行合作的成果。

去年已估值百亿

皇家国际官网 2

过去九州量子的技术很大程度上仰赖于合作方IDQ。在与科大国盾发生纠纷的同时,九州量子与合作伙伴IDQ之间也出现了分歧。IDQ认为九州量子没有帮助自己实现当初进入中国市场的承诺,打破了双方之间的信任,正式提出“分手”,合资公司宣告解除,最终以九州量子收购IDQ在合资公司的全部股权收场,IDQ也就此退出中国市场。

招股书显示了资本对量子产业的追逐。公司现有34名股东中5名为私募基金,穿透后股东包括联想旗下君联资本、中国国新旗下的国新资本,并涉及A股上市公司神州通信、浙江东方、银轮股份等,国元创投亦有参股。

但与此同时,根据国盾量子同行业竞争公司“安徽问天量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网站现实的信息,该公司提出的“国际领先的方案级专利:波分复用量子路由方案”是“国际唯一的量子波分路由行业方案级专利”。

值得注意的是,在IDQ退出中国市场后,2018年2月,韩国电信巨头SK Telecom宣布以65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IDQ半数以上股份,以确保在即将到来的5G时代的网络安全。今年3月,SK按计划启动5G商业化,并宣布将在5G网络中启用量子加密技术。

皇家国际官网,值得注意的是,在公司2018年6月公司发生最后一次股权变更里,国盾量子的股份转让均价从当年3月的130元/股增加到167元/股。这次股权转让的受让方是包括公司核心技术团队在内的合肥鞭影、宁波琨腾,合肥鞭影的有限合伙人中还包括央企国新资本。以该次股权转让推算,去年6月时国盾量子的估值超过100亿元。

针对经营所依赖的波分复用技术,国盾量子和问天量子到底哪家公司更具“国际领先”优势?从公开信息来看,两家公司对此各执一词,国盾量子也未就此质疑回复环球网记者的采访。

在一系列危机发生后,九州量子已经重新调整了股权架构和管理层架构,原董事长郑韶辉也退出管理层,并将公司控制权交给董事。

招股书亦未回避此前曾引发舆论风波的“核心团队”借款增资入股等问题。此前e公司曾对此进行了独家报道(

到了2018年上半年,九州量子营业额仅5000多万元人民币。截至3月29日,九州量子在新三板股价报收3元,市值仅剩12.65亿元人民币。

锤杀、暴跌、公诉...量子通信演绎“现实版”江湖恩仇录

郑韶辉在风波平息后表示,量子密钥对下一步信息安全发展至关重要,真正的应用是目前各家角力的关键点。

)。

无论是科大国盾、问天量子还是九州量子,最核心的产品都包括量子密钥分发设备以及单光子探测器,但各家采取的技术途径不同。

国盾量子发行前每股净资产15.07元/股,每股收益 1.21元/股。公司拟通过IPO发行2000万股融资不少于3.04亿元,投向量子通信网络设备项目及研发中心建设。两个项目的建设期均为24个月。若有超募部分,将用于与公司主营业务相关的营运资金。

九州量子与科大国盾的竞争,未来可能有两条路:一是在国家级战略上贴身肉搏;二是差异化发展,减少矛盾,国盾一直在跟服务器,九州量子则选择跟进企业级、家庭级。

截至发稿时,在上证指数微跌的情况下,浙江东方领涨,神州信息和银轮股份也受利好推动上涨。

去年九州量子投资了1000万元人民币全资控股一家名为三点科技的公司,该公司主要从事“安全家居”解决方案。

产业化仍在初期

量子通信与绝对安全

国盾量子是第二批8家科创板申报企业中唯一选择“第二套上市标准”的企业,该套规则为:“预计市值不低于15 亿元,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2亿元,且最近三年累计研发投入占最近三年累计营业收入的比例不低于 15%”。

对于量子通信“绝对安全”的说法,传统通信行业和量子通信行业仍然存在巨大分歧。

高研发投入正是国盾量子的特点。截至去年年底公司合计540名员工,超过四成是研发人员。在2016年到2018期间,公司研发投入总额分别为5318.03万元、7344.36万元和9620.95万元,而公司同期净利润为5875.36万元、7431.45万元、7189.14万元。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达到23.41%、25.89%和36.35%,且显现出不断加码的态势。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信息工程学院院长杨义先就曾公开反对“量子通信绝对安全”的说法,他认为不安全才是绝对的,量子密钥可以做,但量子纠缠产业化还需要很长时间。

数据显示,公司客户主要为量子保密通信骨干网、城域网的建设方和服务于建设方的系统集成商。神州数码因量子保密通信“京沪干线”技术验证需要,已经连续三年成为公司第一大客户;国盾量子的关联方国科量网,因承建了国家广域量子保密通信骨干网络建设工程项目也跻身前五大客户。

而前不久上海交大金贤敏研究员团队的一项实验试图证明“量子加密技术存在缺陷”,《麻省科技评论》对该实验进行了报道。实验显示要攻破QKD只需利用其本身的缺陷。尽管文章发布后该团队进行了澄清,但业内对量子通信的安全性又重新提出了质疑。

国盾量子提示了随着业务的不断拓展,公司应收账款金额继续增加的风险。报告期内,国盾量子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2.18亿元、2.93亿元和3.26亿元。与此同时,公司经营活动净现金流量分别为-4548.41万元、 -1681.99万元、-388.60万,经营活动净现金流量连续为负,但在逐年改善。

3月14日,包括中科大潘建伟、清华大学马雄峰等在内的五位量子保密通信领域科学家联合发表一篇《关于量子保密通信现实安全性的讨论》文章。文章称,QKD逐步走向实用化研究,出现了一些威胁安全的攻击,这并不影响QKD安全性的证明,这是因为“实际应用中的QKD器件并不符合理论模型中的完美要求”。

此外,技术更新和产品迭代快、应对可能出现的突发性市场需求等,也带来了公司存货规模高、存货周转率较低的特点,这些也体现了行业发展阶段特征。

上述表态也承认了目前的量子通信设备中元器件并不完美,尽管有科学家认为,不完美也不会影响量子通信的安全性。通信和密码、信息安全领域都没有认可所谓的量子通信,争议特别大,量子密钥的理论和器材也都不成熟,量子领域对现代通信和密码知之甚少,仍在雾里看花。

“国盾量子的招股书,说明目前量子通信企业仍在探索商业运营模式”,有行业资深专家表示,量子通信目前还主要依托于量子保密通信网络建设,向其他各行各业及个人安全服务的拓展应用产业化还需要不断磨合,国盾量子一系列“不好看”的财务数据,证明了产业还在“逐步成熟的推广期”。

潘建伟在今年两会期间针对业界对量子通信“伪科学”的质疑回应称:量子信息科学推向实用的过程中,人们的担忧是因为缺乏自信。中国过去在做技术的时候,长期地跟踪、模仿,导致了自信心不足,哪怕有领先的技术出现。但现在在国家的大力支持下,中国已经有很多创新性成果走在了世界前沿。

国外同期也有众多运营商、通信设备企业等开展量子通信的应用研究。考虑到我国量子通信的国际领先地位,国盾量子若能成功上市,不仅A股将出现首家量子通信领域企业,全球范围量子产业化研究也将出现一个研究样本。

潘建伟早在两年前就开始力推量子信息科学国家实验室的筹建。今年两会上安徽代表团也建议国家尽快批复依托中科大的中科院量子信息与量子科技创新研究院组建量子信息科学国家实验室。

(e公司声明:文章提及个股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该一实验室一旦建立起来,国家的长期投入有望达到千亿元人民币。而科大国盾的上市也有望带动民营企业加入这一前沿科技产业化的浪潮中。

但目前量子项目主要还是依托国家的专项资金投资,民营企业要想进入这一领域还是很困难。未来这部分想投量子领域的民间资本如果能够利用起来形成合力,有望成为国家资本的有效补充。

中国、欧洲有望最先产业化

量子通信产业化的前提是先制定标准,标准化是构建产业链的关键,是产业成熟的必经之路。欧洲和中国是走在量子通信标准化最前沿的两股力量。

IDQ创始人、日内瓦大学教授、欧洲量子产业化先驱尼古拉斯·吉森(Nicolas Gisin)表示,在量子通信方面,中国和欧洲有望最先实现产业化,这主要受益于政府的大力推动,其次是韩国,紧随其后的是美国和日本。

吉森和潘建伟是欧洲和中国政府背后积极推动量子产业化的两个代表,IDQ也是全球量子通信技术标准的制定单位。吉森透露,日前在布鲁塞尔举行的量子信息技术标准化工作会中,欧洲计划在多国建立QKD测试中心,目的是进行展示、协同以及商业展示,并最终推向政府和私营用途。

中国量子通信领域标准化研究相对欧洲起步晚一些,但也正在通过总结技术研究最新进展以及试点应用经验形成标准化成果。科大国盾量子是参与推动中国量子通信标准化制定的重要力量之一。

中国信息安全测评中心已经联合科大国盾量子于2017年在ISO提出了量子密钥分发相关的国际标准化项目,并获得了立项,为中国角逐国际量子通信标准竞争抢得先机。国家密码管理局也正在接受相关量子通信产品的资质申请,科大国盾、问天量子和九州量子都已经向国密局提交了资质申请方案,目前正在接受评估。随着行业发展,量子通信产品必定会受到相应的监管,只有获得相应资质,量子密码产品才是合法化的。

在量子通信网络的建设方面,中国的目标是力争到2030年左右率先建成全球化的广域量子保密通信网络,并在此基础上,构建信息充分安全的“量子互联网”。过去中国真正拥有资质建网的只有三大运营商,而通过国密局的统一规范,未来这些量子通信企业也都有望能够合法化建网。

本文由皇家国际官网发布于电工,转载请注明出处:曾估价百亿,量子通讯行业的遥远角力伊始了

关键词: 皇家国际官网